高“烤”之下(主題)

工人日報—中工網記者 趙琛 竇菲濤 曲欣悅 白至潔 史宏宇 陳子蘊 孫震

閱讀提示


(資料圖)

高溫“高烤”之下,戶外勞動者的勞動環境怎么樣,有哪些防暑降溫措施?近日,《工人日報》記者在熱浪之下,與戶外勞動者并肩而行,記錄下他們的工作和防暑日常。

今年7月,我國降水少氣溫高,國家氣候中心的統計表明,全國平均降水量比往年同期偏少20.6%,平均氣溫比常年同期偏高1攝氏度,為1961年以來歷史同期第2高,全國有245個國家氣象站日最高氣溫突破7月歷史極值。

高“烤”之下,戶外勞動者的勞動環境怎么樣,有哪些防暑降溫措施?近日,《工人日報》記者在熱浪之下,與戶外勞動者并肩而行,記錄下他們的工作和防暑日常。

噴槍的熱焰化成陣陣熱浪

夏季的驕陽將光與熱持續投射到大地上,即便到了午后,也讓人覺得悶熱。7月20日15時,崔松春來到工地,熟練地拿起噴槍,用熱熔法軟化著防水卷材的接口處,以便與地面的瀝青嚴絲合縫地黏合在一起。39歲的崔松春從事防水施工已有15年,當天,他正在中交第四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北京信創園項目,為距離地面約16米深的基坑底層做防水。

由于雨天無法施工,晴熱的天氣恰是防水施工的好時機。與工地上的其他工種相比,防水施工更“烤”驗人。在項目的防水施工區域,放置在地面的溫度計測溫已超過45攝氏度,黑色的卷材被曬得發燙,如果鞋底太薄,走上去會覺得燙腳。

“我們的噴槍全力打出去可達1200攝氏度,夏季高溫疊加動火作業,別提有多熱了?!贝匏纱翰林拐f。陽光下,火焰伴隨著轟轟的作業聲更顯灼目,微風吹過,風也變成了熱浪,一陣陣地涌來。用明火軟化瀝青后,崔松春和工友會使用壓輥盡快黏合卷材與地面。必要時,還會用戴著手套的手壓實卷材,“我們每天都得換一副手套”。

工作區域外的空地上有不少大容量水杯,工人們灌滿了項目上準備好的綠豆湯,一天下來能喝掉約6升?!暗搅烁邷丶竟?,我們11時就收工,15時再開工,工人們能回到有空調的宿舍休息一會?!表椖控撠熑烁哧柛嬖V記者,由于防水施工相對更熱,防水工在10時30分就已收工。

高陽介紹,為做好防暑降溫工作,項目部還采取了調整工作班次、按時足額發放高溫津貼、發放清涼飲料及必需藥品、配備通風和降溫設施等措施?!拔颐刻於紩葍芍м较阏龤馑A防中暑,每隔1個小時,會到陰涼的地方休息10到20分鐘?!贝匏纱焊嬖V記者,遇到高溫天,自己和工友會更注意防暑。

“全副武裝”下爬山巡線

一大早,國家電網北京房山供電公司周口店供電所的巡線工人洪大鵬、張瓊就備好了鐮刀、望遠鏡、聲學成像儀等設備,開始了一天的巡線工作。他們需要巡視的線路是10千伏坡峰嶺路,位于周口店鎮山區?!半娋€桿都在山腰或山尖上,我們不是在上山,就是在下山?!焙榇簌i說。

進入夏季,山間的草木恣意地生長著,蚊蟲也多了起來。在悶熱的天氣下,巡線工人仍需要戴著安全帽、身著長衣長褲、踩著厚重的絕緣鞋,一步步地行走在山間的小徑、坑洼與陡坡之間。才走了不到10分鐘,洪大鵬和張瓊淺藍色的工裝就被汗水浸成了深藍色,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滴落下來。

“腳下看著點,注意安全?!毖簿€時,洪大鵬不時用手里的鐮刀割草開路。每到一處點位,他和工友都會仔細地檢查線桿基礎是否完好、拉線是否生銹腐蝕、桿號牌是否清晰等。一天下來,工裝經常濕了又干、干了又濕?!斑M山后,一大瓶水半天就能喝完。一個夏天下來,我們得曬黑好幾度?!焙榇簌i對記者說。為了防暑,他隨身帶著公司配發的醫藥包,“有花露水、藿香正氣軟膠囊、十滴水、創口貼等等”。

國網北京房山供電公司運檢部配電線路運維檢修專責計勍介紹,高溫季節到來后,公司會盡量避免讓工人在12時至15時之間進行戶外巡線,“除了日常的防暑降溫措施外,我們還組織了針對一線巡線工人的急救培訓,并常態化開展‘送清涼’活動?!?/p>

“行走在山間巡線很辛苦,但一想到因為我們的工作,大家能和家人一起坐在家里吹空調、吃西瓜,涼涼快快地度過夏天,我們就很開心、很驕傲,覺得自己的工作非常有意義?!睆埈傉f道。

制冰廠門口赤膊也不覺得冷

“給這兒搬兩塊兒冰!”

“老板,來十元錢的冰袋?!?/p>

……

上午8時,北京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制冰廠門口已是一片繁忙景象。開著電動三輪車前來拉冰的商戶絡繹不絕,滿載著整車冰塊的大貨車一輛接一輛地從這里駛向市場各處,為蔬菜水果等生鮮產品提供保鮮用冰。

進入8月,北京迎來了一年中最悶熱的桑拿天。據氣象部門預報,8月的第一周,北京市最高氣溫多在34攝氏度左右,午后最低相對濕度可達50%左右,體感溫度超過35攝氏度。市場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入夏以來,市場用冰需求激增,制冰廠也因此加大了產冰量。

今年41歲的王紀偉是廠里的運冰工。隨著氣溫升高,他的工作愈發忙碌。清晨5時,王紀偉就來到廠里工作。雖然在制冰環節,制冰廠已經實現了自動化,但把冰塊拖入貨車碼放裝箱尚需人力搬運。

記者在制冰廠看到,兩排吊車將一批批冰塊從模具里傾到在門口,每塊冰都有近200斤重。王紀偉和同事們需要先將這些長約1.2米的大冰塊從門口推到貨車邊,雙手再使勁一抬,把冰塊挨個豎起,最后整齊地碼放在車廂里。一天下來,王紀偉大約要搬運2000來條冰塊。

等待裝箱的冰塊縈繞著陣陣白氣,看起來十分清涼。王紀偉在來來回回搬運中,卻已滿身是汗,一點也不覺得冷。于是,他索性脫下上衣赤膊上陣。即便這樣,他的背上很快又滲出了細密的汗珠。運冰時,需要用雙手推送冰塊,為了增加摩擦、防止凍傷,手套是王紀偉不可缺少的工具。在制冰廠工作3年多來,來回運冰也讓他的手臂隆起了堅實的肌肉。

在制冰廠上班,工人們也有著自己的“小確幸”?!白畈蝗钡木褪潜?,什么時候想喝冷飲了,就把飲料在冰堆里放一會兒,非常方便?!蓖跫o偉說,由于活動量大、出汗多,工作期間他至少要喝掉3升礦泉水。

標簽: 工人日報 北京房山 供電公司